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清风文苑

生命里有一条河

发布时间:2018/06/20 16:45:00    作者:刘逸飞    来源:孟连县纪委县监委

人生旅程,总有一些忘不掉的景,忘不掉的人。我踏遍万水千山,始终忘不了故乡的河。

那是一条生命之河,哺育了我,哺育了我的父老乡亲。虽然每一条河也都会这样,年复一年都在终而复始的献出这样的爱。我故乡的河,爱远比一般的河更广博,内涵远比一般的河丰富。更何况我的命紧紧的和它连在一起。

故乡的河说是一条,事实上是由四条小河汇集而成。胜利河和南周河在家门前汇集,前行一公里半和岔河汇合,岔河又是由马奔河和鱼塘河汇集而成。最终四条河汇集后注入了威远江,以更加磅礴的姿态越行越远。

小时候,虽有四条河蜿蜒,却年年饱受旱灾之苦。记得,我们的稻田离河很远,地势很高,寨子必须到好几公里的河头放田水。水从河里出来,经过一条很长很长的沟才能到我们家的田,中途要经过很多寨子的田。而那个年代,农业基础设施太差,沟没有用水泥浇灌过,所以水会一路行一路渗漏,等到我们家田地的时候,基本没有水了。

白天,烈日当空,水就更小。所以,父亲不得不在深夜里去放田水,从河头到我们的田里好几公里,他就这样来回查看,堵掉渗漏的水洞,保证河里的水最终流入我们的稻田。他夜复一夜的坚持,年复一年的辛劳,养活了我们兄弟姊妹五人。

一次,父亲派我去放田水,我拉着弟弟开心的往河头跑去,我想我一定能把田水放得满满的。我要把河里的水尽可能多的引到沟里,救活快要干枯的秧苗。当我唱着歌,带着弟弟开心的从河头往回走的时候,困难出现了,那么长的路,途经很多户人家的田,人家都过来求情,让我分一点水给他们。看着干裂的水田,我一次又一次答应了人家的请求。可是要到我家田地的时候水流已经很小了,我想虽然水小,但是细水长流慢慢的淌,田还是会浇满的。这时,一个爷爷过来说,孩子你看我们家的田,如果再不放水秧苗就枯死了,我看着他家的田干涸得不成样子,就答应了。

回家后,弟弟迫不及待的向父亲告状:“我二哥也真是的,我们跑了那么远去放水,他把水全部送给了别人”。我以为父亲会批评我,结果父亲说:“没事,晚上我去放”。

那个老爷爷,他儿子去当兵了,女儿出嫁了。老两口,要养一群羊,还得种田,真不容易啊!

在那三年前的一个傍晚,我在路边的沙堆玩耍,从这堆跳到那堆,从那堆跳到这堆,好不快乐。由于下了很长时间的小雨,靠近河边那一堆沙很稀、很滑,我用力过猛,一跳便滑进了河里。我哭啊、喊啊,快要绝望的时候,是他儿子救的我。如果他儿子晚一会儿发现我,我就会被洪水卷走,上游雨更大,河里的水越来越大,天却越来越暗,他儿子让我在绝望中重拾新生。

他从高坎跳下那个身影,30多年后依然清晰,那种绝境逢生的惊恐,现在还心有余悸,河还是那条河,它给了我们每个人不一样的生命意义,对我不一样的是它在我生命之河了隽刻了知恩感恩的一笔。

当年,弟弟不知道,我为什么把最后的田水留给了老爷爷,父亲不知道,老爷爷也不知道。一个九岁的孩子除了帮他把田水放满,我还能做什么?所做之事,和获得新生比,不值一提。

不久前,我回故乡了,故乡的河还是那样清澈,河边的垂柳阵阵摆动,令我心旷神怡;扯下几根柳条给孩子和我编织了柳叶帽,好凉爽、好亲切。现在,靠近田的地方,都筑起了河堤,所有放田水的水沟,早已用水泥浇灌,种田再不用彻夜守着放水。水源充足,家家户户种了很多经济作物,烤烟成了经济支柱,乡亲们的生活富足多了,生命力更强大了。

如果说以前故乡的河给了我们生命的源泉,那么现在它给了乡亲们更加绚丽的生命色彩,富足快乐的生活,源源不断的生活希望。

走在当年放田水的那条水沟上,被水泥浇灌后的沟宽宽的成了路,我希望能在路上碰到老爷爷,却听说他和儿子不在村里。其实,原本我更想见见他儿子,想告诉他,在我生命里有一条河与他有关……

滇公网安备 53080202000193号